當前位置:買車網首頁>導購頻道>初步海選>中國汽車70年丨軍工越野起家 合資新能源全面開花 北京汽車經典車型回望
中國汽車70年丨軍工越野起家 合資新能源全面開花 北京汽車經典車型回望
視頻地址:

中國汽車70年丨軍工越野起家 合資新能源全面開花 北京汽車經典車型回望

2019年09月28日 17:07
來源:車友頭條
作者:邵帥

[車友頭條-原創]  說起伴隨共和國一同發展的汽車企業,除了一汽東風長安這樣的龍頭企業以外,在“三大三小”政策的指引下,地方性汽車廠也紛紛建立,這其中就包含了北京汽車

早期軍工為主 重型機踏車起家 ——“井岡山”重型機踏車

建國初期,中華大地上百廢待興,發展汽車工業成為了建設新中國必不可少的一項任務。隨著毛澤東主席訪問斯大林汽車制造廠后,打造自己的汽車工業,就交由一汽來牽頭完成。同時,為了解決我國汽車制造產能、技術不足,但又需求過大的問題,一機部向各汽車廠下大了不同的任務。而北京汽車在早期則主要擔負起生產重型機踏車的任務。

北京汽車的前身是解放后成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軍區后勤部“北平汽車修配廠”。1949年2月,原國民黨409汽車修配廠由北平市軍管會接收,并與遷入北京的石家莊地區的汽車修理廠合并,成立“北平汽車修配廠”。2年后,即1951年,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北平汽車修配廠”劃歸解放軍總后勤部管理,更名為第六汽車制配廠,隨后更名為第五汽車制配廠。這就是北京汽車的前身由來。而彼時,該廠的主要任務是為志愿軍部隊以及解放軍生產制造“井岡山”牌重型機踏車。

早期的北京汽車并不具備整車制造能力,僅以汽車零配件的生產為主。在我國第一個五年規劃期間,第五汽車制配廠與華北農機總廠一分廠合并,成立了北京汽車配件廠。隨后于1954年8月與北京市籌劃的北京汽車附件廠合并為北京第一汽車附件廠。僅從命名就能看出,彼時的北京汽車還是以汽車零配件生產制造為主,而主營的就是化油器、汽油泵、車燈等配件。

元帥題詞 奠基車型 —— 井岡山轎車

1958年,中央為了進一步加快交通運輸業的發展,鼓勵地方政府發展汽車工業。對于那時的北汽而言 ,有了“井岡山”重型機踏車的生產經驗,工人們對汽車整車的制造躍躍欲試。經過一番艱難的攻堅之后,由北汽打造的“井岡山“牌轎車于1958年6月正式下線,這不僅成為了北汽自己制造的首臺汽車,更進一步表明北京第一汽車附件廠從零部件制造向整車研發轉變。

井岡山轎車的誕生,在當時的北京獲得了極大的影響。當井岡山轎車開上長安街時,北京市民爭相圍觀。也正是由于井岡山轎車的誕生,證明了彼時的北京第一汽車附件廠的整車制造能力,也為其后來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當井岡山轎車開進中南海時,毛澤東主席看到后說:“附件廠能生產小汽車,很好,謝謝你們”!而在轎車下線的6月20日當天慶功大會上,第一機械工業部汽車局領導人張逢時在慶功會上宣布,將北京第一汽車附件廠更名為“北京汽車制造廠”。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汽車制造廠門牌上的七個字也正是由朱德元帥親筆題名。“井岡山”轎車雖然自始至終只生產了154輛,但它的誕生,除了凝聚了北京第一汽車附件廠工人們的力量以外,還有清華大學汽車系教授宋景瀛和100余名畢業生的參與。除了基礎條件薄弱外,又受制于西方對中國施行技術封鎖,“井岡山”轎車全部依靠工人們用手敲、火烤、氣焊等原始方法將汽車敲打成形。

落選國慶檢閱車 —— 北京汽車CB4

1959年是建國第一個十年大慶。為了這一刻,國內汽車制造廠紛紛為獻禮國慶和提供檢閱車而緊鑼密鼓地籌備。除了被寄予厚望的一汽紅旗、還有上海汽車躍躍欲試。而作為緊鄰首都的北京汽車也不甘示弱,于1958年打造出北京牌敞篷檢閱車。

這款車采用無車頂設計,圓形前大燈集成在方形燈組內,中網的大面積銀色裝飾蜂窩格柵使其看上去非常寬大。同時,銀色的前保險杠設計也符合那個時代國內汽車廠的設計主流。而最為醒目的,則是前臉上的五顆星設計。

盡管有著不錯的外觀設計,北京牌檢閱車還是因為諸多客觀因素而落選,無緣十周年國慶檢閱。但北汽并未因此失落,而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生產出硬頂車型——北京汽車CB4。北京汽車CB4延續了北京牌檢閱車的外觀設計,無論是前臉、中網、前風擋玻璃以及輪圈造型、尾部姿態,都與無車頂的檢閱車型保持一致。CB4基于1958年款美國別克世紀瑞維埃拉(Buick Century Riviera)4門轎車為樣車進行仿制。這款定位于D級車的車型,搭載了V8發動機,匹配的是無級變速箱。同時,轉向助力這樣堪稱奢侈的配置,也出現在了這款車型上。

CB4雖然是一款長度5800mm,軸距為3200mm的D級轎車,但其核定載客為8人,前排為2人,后排為6人。這樣的設計,也完全符合美式豪華車的設計定位。而在油耗方面,北汽組織的攻堅小組針對發動機的機械性能等方面進行革新,將這款總質量為2500kg左右車型的百公里油耗從22L降低為13L。遺憾的是,由于生產基礎條件薄弱等原因掣肘,截止1959年7月,北京牌高級轎車共生產22臺。隨后于1962年正式停產。

東方紅轎車迎來東方紅 —— 北汽東方紅

1960年,蘇聯專家來華參與伏爾加汽車的試驗,途徑北京汽車制造廠,留下了伏爾加轎車的全套產品圖紙。北汽依照這套圖紙開始進行仿制工作,不久之后試制出來的車型,就是北汽東方紅轎車。

[圖為伏爾加車型]

北京汽車生產東方紅轎車的原因之一是當時的一機部向北京汽車下達了生產中高級轎車的指令。1959年,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劃撥給北京汽車制造廠一臺1959年生產的伏爾加M21轎車作為藍本,北汽開始了仿制生產工作。幸運的是,1960年初,蘇聯專家來華途徑北京汽車制造廠,留下了一套伏爾加轎車的生產圖紙供北汽參考。

正是由于這套成熟的生產制造技術資料,試制以M21為原型的新車型,就成了北汽的首要任務,而原有的北京汽車CB4也漸漸沒落。以M21為藍本的車型在幾個月后便順利試制出來,命名為東方紅BJ760。由于提供了較為完善的技術支持,東方紅BJ76在品質方面更是大有提升。首批生產出來的轎車被優先供給部隊離休將軍乘坐。

東方紅BJ760最初被命名為“星火”牌轎車,后來才更名為東方紅轎車。這款車搭載2.445L 直列四缸發動機,提供70匹最大馬力和125km/h的最高時速,其百公里油耗為9.8L。東方紅BJ760的誕生,也是北汽第一次通過引進國外技術自行研制生產的產品。自1959年到1969年,十年之內東方紅轎車共生產了600臺。

回歸軍工 發力輕型越野車 —— BJ系列輕型越野車

上世紀60年代初期,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我軍引進蘇聯軍用車輛的困難越來越大,發展國產軍用輕型越野車,滿足國家常規戰備的需求日益旺盛。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富春提議,北京汽車制造廠擁有成功研制東方紅轎車的經驗,以北汽為基地開展國產輕型越野車的生產工作。

[GAZ-69]

北京汽車此前雖有制造轎車的技術,但對于輕型越野車卻并未大量生產過。在國防科委下達了北汽生產輕型越野車的指令后,北汽開始以威利斯吉普、GAZ-69等車型基礎打造自己的輕型越野車,代號為210。

北汽210整體上以威利斯為藍本,但換裝了縱列布局的前進氣格柵。同時,圓弧形的前發動機也獨具視覺效果。北汽210的底盤來自于威利斯,整體車身結構也與威利斯相仿。不過,動力上卻仿制的是GAZ-69的直列四缸發動機,最大馬力為70匹,變速器和分動器也借鑒了GAZ-69的設計。

BJ210越野車前后試制出300多臺,并分批供給部隊進行使用,并得到了不少好評。同時,BJ210的問題也一并顯露出來,其中就包括內部空間偏狹小、后排無車門設計影響戰斗人員快速下車等。為解決BJ210存在的問題,1964年,時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的張愛萍上將指示,北汽以BJ-210為設計基礎,打造一款車身尺寸稍大、具備四門設計、雙排座椅、寬敞舒適,且性能指標不能低于GAZ-69的軍用指揮車。6個月后,BJ211和BJ212正式走下北京汽車制造廠的生產線。

北京汽車制造廠生產的BJ212車型自1965年定型,1966年5月投產以來,歷經五十余年風雨,依然作為老百姓心中的經典車型存在。而它也是目前市場上能夠購買到的、保留了那個時代印記的車型之一。除了BJ212以外,北汽還提供BJ-212A車型。BJ212車型系列采用可拆卸的軟頂設計,為指揮員戰場指揮以及戰場進行輕武器的架設提供了便利。同時,前后硬軸鋼板彈簧懸架具備短軸距和高離地間隙的特點,強化了BJ212的越野能力。

中美建交后的合資先鋒 —— 北京吉普切諾基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打破了新中國建立后中美隔絕的局面。而7年之后的改革開放,不僅讓美國車企看到了中國廣闊的待開發市場,也讓中國的汽車制造企業看到了自身的差距,這也極大的促進了中國與世界接軌的步伐。

[尼克松訪華]

除了進行整車進口以外,中國車企也意識到,加強與海外車企的溝通與聯系,引進先進技術、解決自身問題,成為了必不可少的工作。而在合資大軍之中,北汽則率先邁出了第一步。

由于擁有BJ212的生產技術經驗,北汽在生產輕型越野車方面有著一定的優勢,但CB4車型和“東方紅”牌轎車的落寞,也使北汽在轎車生產領域較為被動。此外,北汽還要面對非戰爭期間,軍用車輛生產指標減少對其帶來的影響。因此,尋求技術合作,更新產品陣營成為了北汽的當務之急。北汽的合作對象是美國的AMC汽車公司,由于雙方缺乏合資生產經驗,又面臨AMC公司當時自身也存在經營困局,合資事宜一度陷入僵局。長達4年多的拉鋸戰之后,作為中國汽車工業史上第一家合資企業——北京吉普汽車有限公司(BJC)正式成立。

北汽選擇合資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打造自主的第二代軍用越野車型。談判初期,北汽意欲引進美方的CJ系列越野車,但一來由于CJ系列即將換代,二來因為中國軍方當時還無法確定新一代軍用輕型越野車的設計方向。因此,最終引進版本確定為代號XJ的二代切諾基車型。北京吉普切諾基的誕生,讓那個年代的人對于吉普有了初步的印象。這款車型采用了方正的外觀設計,車身上大量的方形元素看上去剛勁硬朗,多孔前進氣格柵也作為jeep的獨有設計被延續至今。

這款采用了承載式車身的新車型具備更為良好的公路行駛性能,作為AMC旗下的一流產品 ,第二代切諾基被認為是歷史上的首臺具有現代意義的SUV車型。

合資生產的北京吉普切諾基以“北京”+“Jeep”字樣構成車標logo。北京吉普切諾基車身尺寸為4220×1790×1645mm,軸距為2576mm。這樣的車身尺寸僅是現在的一款緊湊級SUV的數據。但在當時,北京吉普切諾基方正外觀設計下的空間表現已然非常寬裕。

這款車型搭載最多的是2.5L自然吸氣發動機,當然也有2.8L版本的車型,但生產數量并沒有2.5L版本的多。這臺2.5L發動機采用了多點噴射技術,壓縮比為8.1:1,可提供78千瓦的最大功率和180牛米的峰值扭矩,百公里油耗為12L,傳動方面為5速手動變速箱。北京吉普切諾基的誕生與發展,為北汽在國內汽車領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即便不認識北京汽車,但提起北京吉普切諾基和BJ212,很多國人依然是耳熟能詳的。但是,吉普并不是北汽的全部……

開啟合資大潮 —— 北京現代

自北汽誕生以來,一直與越野車型緊密聯系。這也導致了很多國人提起北京汽車就聯想到吉普車。而事實上,加入了2000之后,伴隨著汽車產業的調整與變革,北汽也開啟了新一輪的精彩。

成立于2002年的“北京現代”是中國加入WTO后被批準的第一個汽車生產領域內的中外合資項目。經過了17年的發展之后,北京現代已然建立起涵蓋A0級、A級,B級及SUV等主流細分市場的產品體系。同時,在轎車領域內,北京現代瑞納悅納等車型,紛紛占據緊湊級轎車市場,為彼時的中國汽車消費帶來了一輪生機。

在中級車領域內,以名圖為主的車型憑借中庸大氣的外觀設計迎合了眾多國人的胃口。而1.8L和2.0L排量,加上6擋手自一體變速箱的搭配,輔以14萬元-19萬元的售價,滿足了很多國人對于一臺有面子,夠大氣的家用車的需求。此外,在競爭力白熱化的SUV市場,北京現代推出的途勝車型和新勝達車型,也在21世紀初的中國SUV市場,拿下了不少市場占有率。這兩款車型分別為針對緊湊級SUV市場和高端中型SUV市場發力。

但對于北京現代而言,中國消費者并沒有完全眷顧于它。隨著汽車工業不斷的發展,國內自主品牌日益崛起。像北京現代這樣的傳統車企并未及時調整,在智能化上和產品更新上遭受拖累。使北京現代這個曾在華輝煌無比的品牌,變得有些日薄西山。

進軍高端市場 —— 北京奔馳

改革開放之后,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升。隨著經濟的飛速發展,老百姓對于豪華品牌的了解也越來越多。“坐奔馳開寶馬”這樣往日里只是茶余飯后談資的事情,越來越真實地走進老百姓的生活。2005年8月8日,北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與戴姆勒股份公司、戴姆勒大中華區投資有限公司組建的北京奔馳(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北京奔馳的成立,進一步拓寬了國內消費者對于奔馳的消費渠道,也讓北京汽車在中高端車型上占據了一席之地。

北京奔馳旗下主要涵蓋了奔馳A級奔馳C級以及奔馳E級轎車和GLAGLC兩款SUV車型的生產制造。北京奔馳打造的產品,進一步降低了奔馳品牌在華的銷售門檻,使其產品競爭力大幅提升。

北京奔馳C級作為北京奔馳在華布局的重要車型,對標寶馬3系奧迪A4L車型。同時,北京奔馳C級的存在,也奠定了國內豪華品牌由奔馳、寶馬和奧迪鼎足的局面。北京奔馳C級上市以來,牢牢把控30萬元-40萬元級別中型豪華轎車市場,并憑借大氣優雅的外觀設計和精致的內飾氛圍,為其帶來了穩定的市場銷量。

同時,在SUV陣營中,北京奔馳GLC也扮演著頂梁柱的角色。全新的北京奔馳GLC采用與海外版一致的雙橫幅中網設計,全新外觀設計使其看上去更顯大氣,也更符合中國消費者的口味。同時,有賴于奔馳對于設計方面的獨到見解,也使GLC在中型豪華SUV陣營中常年立于領銜地位。

新能源市場新秀 —— 北汽新能源

早在2009年,當國內自主品牌還處于爆發的初期階段時,北京汽車發起并控股的國內首家獨立運營的新能源汽車企業——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北汽新能源)正式成立。

北汽新能源的成立,覆蓋新能源汽車整車及核心零部件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等業務板塊。旗下形成EC、EU、ES、EV、EX、EH六大產品系列。目前,北汽新能源旗下EU系列產品已然展露頭角,尤其是EU5EU7車型逐漸進入并占據新能源領域內的緊湊級和中級轎車市場。作為北汽新能源的主流車型之一,EU7以其前衛的外觀設計和簡約的內飾風格亮相。這款長寬高分別為4805×1835×1528mm,軸距為2785mm的車型搭載了160千瓦最大功率和300牛米峰值扭矩的驅動電機,其NEDC續航里程為451km。

在2019成都車展亮相之后,EU7也被寄予了更多厚望。相比起之前推出的EU5車型,EU7更顯大氣和前衛,除了該有的電動味兒以外,精致感也更多地呈現出來。不過,綜合補貼后15.99-17.59萬元的3款EU7能否把控住中級純電動車型市場,依然還需要市場的驗證。起碼,它已經證明北汽已經不是只能造吉普越野車的那個北汽,現在的北汽正在汽車發展的快車道上飛馳。

總結:

從北京汽車的經典車型回望中可見,作為共和國初期成立的幾個汽車廠之一,北京汽車同樣走的是從軍工到民用的道路。不過,受到建國初期計劃生產的大環境限制,北京汽車與輕型越野車結下了不解之緣。而隨著改革開放大潮的來臨,作為國內先期進行合資生產的汽車制造廠之一,北汽憑借吉普切諾基依然走在了前列。而進入新千年之后,合資生產模式如雨后春筍般迸發出來,也在一定程度的豐富了北汽的市場布局和品牌實力。值得一提的是,早早謀劃新能源領域的北汽新能源集團,能否為北汽帶來新的發展,仍值得拭目以待。

吉林时时彩什么时候有